選單

[ 回目錄 ]

2016年1月23日 星期六

自由共和國》林飛帆/【2016之後系列(四)】誰來做2016的反對黨?

2015-12-28 06:00

林飛帆/島國前進發起人、現服替代役中

大選進入最後倒數,「二○一六之後」這一系列的文章,我的主軸只有一個:「二○一六之後的台灣,我們要她長成什麼樣子?無論是在經濟還是政治層面,我們要她怎樣的改變?」這樣提問看似很高,但關鍵其實已經在我們眼前,我們的選擇,短則影響我們四年,但值此關鍵時期,我相信我們的選擇絕對不只影響我們四年。如何能一錘定音,將過去廿多年台灣短暫民主經驗中的缺陷、瓶頸與困境掃除乾淨,為十年、廿年後台灣的航向標定方位?這個關鍵時刻,我們的決定其影響將不容小覷。
今年初,我倉促辦妥台大的休學手續,暫離校園,停下手邊的社運工作,輕裝簡行到成功嶺報到,隨後被分配到台南的安養院服勤。當時所面對的,一來是充滿張力的一年在一一二九九合一大選,看似有個階段性的成果,當下覺得馬英九大概很難再搞出什麼把戲(當然當時沒意料到後來他真的還是一意孤行地與習近平會面),之前迫切的危機感稍稍減輕,於是想著,是該履行自己才能完成的那些未完成義務了。二方面,當時對於身旁有志打破藍綠兩黨結構,希冀為台灣社會建立新興的本土、進步改革力量的夥伴,懸在兵役與學業未完成的壓力之下,我很懷疑自己能幫上他們什麼忙,也甚感過程中自己的不足。因此,毅然選擇向夥伴們告假。時間很快,一年過去,二○一六總統與國會大選即在眼前,我也即將退役。
在服役期間,我敬重的兩群夥伴與前輩,各自組成了新政黨,分別是「時代力量」與「社會民主黨」,隨後「社會民主黨」又與「綠黨」整合,在此次大選組成「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」。除區域立委外,他們也各自提出了自己的不分區立委名單。這兩個政黨,「時代力量」與「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」,主要的核心人物與其所推出的候選人,都是過去幾年內在街頭社會抗爭行動裡的先鋒,也是長期投身各項政治與社會運動的重要組織者、行動者,從環境、土地、勞動、司法人權、性別、原住民,和民主改革等議題,都可以看見他們的身影。然而,因為對於選舉策略的想像不同,或者出於對部分議題的政治議程排序不同,讓這兩個同樣喊出「淘汰國民黨、監督民進黨」的新興政黨,各自登山。若從高門檻的現實來看,進步小黨的分立,自然令一些期盼改變的朋友憂心。但若著眼長遠,多黨競爭與各自茁壯也值得期待。
至今,有一些朋友還不清楚這場大選中的第三張選票—「政黨票」的意義。政黨票將依照得票率分配席次,跨過三.五%才可獲得政黨補助款,跨越五%才得分配不分區立委席次。
然而「政黨票」選出「不分區立委」的意義是什麼?「不分區立委名單」象徵的是一個政黨的多樣性與其價值和專業取向的展現,也有一說是用來彰顯其理想性並擴大支持群眾。不同於區域立委單一選區,仰賴地方基層組織實力,不分區立委名單要彰顯的,是該政黨的價值取向、弱勢保障和專業。持平來說,若是相較於二○一二年民進黨所提出的不分區名單,此次民進黨所提之不分區名單確實有所進步。
但是,只思考我們要什麼樣的執政者與執政黨,卻不思考台灣需要怎樣的反對黨?無疑是相當危險的事情。
我們知道,目前各項民調和局勢分析,都很清楚地告訴我們民進黨將能夠獨自在國會過半,讓政權輪替外,國會也將要輪替。同時,我們也知道,國民黨在過去一段時間,既完全喪失反省能力,也難以代表期盼改變的台灣社會,更為嚴重的,我們相當清楚,它是掣肘改革的倒退力量。台灣現下關鍵的改革項目已經多到數不清,幾乎是需要全面改變的時刻;在經濟上,我們要翻轉過去向財團傾斜的經濟發展模式,必須確立勞工權益保障、財稅制度公平,同時也必須解決經濟大幅傾向中國,對中國過度依賴的危機,重建台灣經濟的主體性。在政治上,我們面臨民主化廿多年來已浮現的各項制度缺陷和瓶頸,包括國會改革、選制改革、憲政改革等,重新建構符合台灣人民需求的政治體制。這些種種,過去許多朋友都已經一再強調過了。
民主,需要負責任、有能力的執政者(黨),也需要能引領改變、引領進步批判的監督者和反對黨。我認為,成熟的民主社會,人民不僅要思考執政者是否適任,也要思考反對者是否稱職。過去幾年,台灣曾經遭逢許多危機挑戰,許多社會抗爭事件,是公民社會站上第一線自救,當時許多人疑惑,反對黨(民進黨)在哪裡?當然,我們不該全盤抹殺民進黨在過去的角色和努力,我們清楚民進黨裡也有許多優秀的委員時常站在第一線聲援協助,但我們幾乎可以這麼說,過去幾年,每一次危機的轉折關鍵,確實是因為公民社會自發的行動所換來的改變,在野黨並未真正發揮它的功能。未來,我們需要怎樣的在野黨,無疑是台灣下一輪民主前進重要的關鍵問題。
也因此,這次大選,我誠摯地向大家推薦兩個新興的第三勢力政黨—「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」與「時代力量」,期盼在未來的新國會,這兩個進步政黨都能成為改革的關鍵力量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