選單

[ 回目錄 ]

2016年12月24日 星期六

沉默多數道德多數憤怒數

川普當選美國總統,讓人跌破眼鏡。個人長期研究美國政治,觀察到藍領階級的白人,過去聽從工會領袖的指示,支持主張工人集體協商權利的民主黨,但近年來因美國製造業出走所導致的相對剝奪感,出現選票鬆動的現象。我在今年春天時曾撰文指出美國有可能出現政黨重組的情形,但並沒有意識到這次的選民移動,會影響到最終的選舉結果。


藍領白人或許教育程度不高,也缺乏國際視野,不過他們當中許多在社會價值上偏向保守,部分也是固定上教會的基督徒。在這些選民的眼中,美國所流失的不僅是製造業,傳統的社會及家庭價值也不斷受到自由派的侵蝕。最高法院不斷擴大人權的保障(從墮胎權、同性戀者的婚姻權),自由派的加州和麻州可以做此選擇,但為何要將其提升到聯邦的層次,讓一些保守州的選民也被迫要接受這個價值。在工作沒有保障後,他們已沒有經濟的理由繼續支持民主黨。過去他們或許屬於沉默的一群,但這次選舉他們用選票表達對民主黨的不滿。


在競選過程中,觀察家較感到意外的是為何有這麼多基督教的牧師,願意出來力挺一位道德上有瑕疵、聖經非常不熟、信仰也不見得堅定的候選人?原因無它,他們希望川普可以任命一些意識形態保守的大法官,扭轉最高法院過去四十多年來的自由派傾向。


在支持川普的牧師當中,有一位是前「道德大多數」(Moral Majority)及自由大學(Liberty University)創辦人的兒子小佛維爾。「道德大多數」是一九八○年代基督教基本派與共和黨保守派結合的一股政治運動,被視為雷根政府最強烈的支持力量。在達到政治目的後,於一九八九年解散,但在二○○四年再以「道德大多數結盟」名稱出現,不過影響力已不如前。然而,今年一月小佛維爾在共和黨初選中力挺川普,而川普也脫穎而出贏得提名,並在大選中獲勝,使得選舉專家又得重新評估基督教基本教義派的選舉影響力。


另一位同樣是著名基督教佈道家葛理翰之子、福音派的富蘭克林.葛理翰(Franklin Graham)牧師也出來為川普說話,認為儘管他有各樣瑕疵,但比起希拉蕊.柯林頓來說,仍是較佳的選擇,特別是在最高法院大法官任命方面。有了這兩位宗教領袖的背書,許多基督徒願意放下對川普個人的不喜好,為了他背後的理念而投票支持這位可能帶來改變的候選人。


除了藍領階級的白人和基本教義派及福音派外,一些對近年來美國推動的多元文化主義、相關的平權法及政治正確有保留的人士,也在這次選舉中找到可以發洩情緒的出口。多元文化主義衝擊到傳統教科書白人對美國歷史的詮釋,平權法要求學校和政府單位在招生和雇人方面,優先考慮少數族裔及女性的白人,讓這些本身並非種族主義或男性沙文主義者,在申請研究所和就業方面,有可能成為反向歧視的受害者。他們難道不憤怒嗎?
這些族群或許並不是多數,但當他們加總起來時,就成為讓川普跨過門檻、當選總統的關鍵力量。政治人物千萬不要低估選民的不滿情緒,認為僅是一小群人的過度反應,因為他們的總和具有打破平衡的決定性作用。


資料來源: http://udn.com/news/story/7340/2133543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